与印尼处同一个地层板块,大马未来或频密发生地震

Editor's Pick

熱帶地理研究院副院長南利指出,我國與印尼處於同一個地層板塊,加上地理位置距離並不遠,印尼蘇拉威西發生強震,或多或少影響我國未來的地層變化。

我國未來也可能頻密發生地震,國人必須意識和提升防震及逃生的知識。

他說,印尼中蘇拉威西省巴路市受到海嘯及地震重創後,他曾與團隊到當地觀察與研究災後情況,深入了解地層在地震後的變化,發現國人並不具備任何預防地震逃生知識。

「我國未來隨時可能發生地震,但國人卻對此未有防範意識及應對能力,我將會與團隊深入我國地震研究的同時,希望及早著手地震防範意識及教育。」

南利今午在工藝大學主講「地震:帶給馬來西亞的後果和教訓」講座會後,受訪時這麼指出。

他強調,這已經不是危言聳聽的論斷,我國近年也頻傳地震的消息,若再不採取任何措施,事發時後果將不堪設想。

他說,我國沿岸雖可預測海嘯的發生,但實際上,在掌握地震方面的資訊仍有許多不足,此次應汲取蘇拉威西地震災難,正式投入更多有關防震及逃生的教育工作。

「此外,地震後重建家園的工作的確困難,也存在著其他自然問題如土地液化,這將會為災區重建帶來更巨大挑戰。」

他表示,我國常年雖面臨水災,但不曾面對大型地震,國人若不具備防震和逃生知識,一旦災難來臨,將會面臨束手無策、家園盡毀及大量人命傷亡的情況。

「從現在起,我們不僅要更深入的研究大馬所屬土地下的地層狀況及變化,也應該從教育著手,甚至從社區及整個大環境下教導防震及逃生的知識。」

他指出,我國的地震檔案,以近年發生在沙巴蘭瑙震度最大,達5.9級。沙巴拿篤曾于1976年發生超過里氏5.8級的地震。

馬來半島過去較為常見發生地震或餘震的地區,屬檳城、吉隆坡及柔佛振林山一帶,至今為止的震度紀錄都不超過里氏5。

他說,地震會隨著地層每一次的碰撞而升級,我國不像印尼因經常發生地震,所以有詳細的紀錄,但可通過紀錄推測下次地震發生的週期。

「這也就意味大馬防震更具挑戰,在記錄不全的情況下,難以推測大規模的地震何時發生,地震也可能隨時發生在周遭。」

新闻:东方日报 |2018年10月24日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