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债达人授招,向债务说再见

Editor's Pick

提起“债”,马上令人联想到债台高筑、负债累累、债务缠身等等的负面印象,而“你不理债,债来追你”,也成为“理财先理债”的一大重点。

 

 

提起“债”,马上令人联想到债台高筑、负债累累、债务缠身等等的负面印象,而“你不理债,债来追你”,也成为“理财先理债”的一大重点。

庄国辉:求助AKPK趋势增

信贷咨询与债务管理机构(AKPK)理财教育课程导师庄国辉博士接受专访时表示,随着人们对债务的醒觉,上门求助的人数大幅趋升。

在2016年,约只有12万1千人求助,惟到了2017年(12月31日),共有68万3169人参加了该机构的财务管理课程,其中21万零814人参与了债务重组。

这当中,该机构协助解决的个案高达1万5439宗,款额约6亿1740万令吉,另外,29万4000人(年龄介于35至45岁)则宣布破产。

大马人理财意识弱

众多人向该机构求助,说明了大马人的理财意识不强,这并非值得自豪。不过,经AKPK债务重组以后,破产人数开始出现减少趋势。

“人们求助AKPK,起码代表对方有意解决债务问题,若连上门的意愿都没有,那就爱莫能助。”

庄国辉说,依据AKPK过往经验来看,求助债务重组计划者,可分为2类,一类是对债务有所觉醒,不希望被债务拖累,另一类则是“债大到无法负担”不懂得如何处理。

根据AKPK分析,接受该机构服务的人士,主要缺乏良好的财务规划(44.7%)、昂贵的生活消费指数(19.3%)、生意失败或放缓(14.8%)、昂贵医药费(9.3%)、失业(9.6%)及其他预料之外的开销,导致他们陷入无法周转的财政困境。

举债购物最不明智

庄国辉强调,众多债务中,最要不得的债务就是举债享受——消费债。

透过信用卡举债购买想要的消费品,但该消费品并无助于工作,那这一类可归纳在消费债。

“以智能手机为例,如果你从事的工作,需要摄影摄像用途,那么购买配备较好及价格较为昂贵的智能手机,是可以理解,毕竟这属于有经济效益的消费。”

庄国辉补充,如果每3个月就更换一次手机,那这就单纯属于消费型而已。如果消费者具备良好经济能力更换后,自然并不存在债务的问题。

庄国辉强调,凡是不能带来经济效益,却又透过举债的购物,可列为消费债。

对个人消费者而言,最简易的举债方式就是透过信用卡,持卡人只需挥笔一签,就可能签下了不必要的债务。

庄国辉透露,将近有20万名的求助人士,90%的求助者主要是面对个人债务及信用卡债有关,年龄介于35至45岁之间,其中70%的求助者,薪资低于3000令吉。

良好还贷每月还清

“部份人士在处理卡债方面,也有一定的误解。比方说,每个月只还了5%最低要求,就处于良好还贷吗?也许在信用评级上,仍属于良好的评级,而事实上,必须每月全数还清卡债,才是良好。”

庄国辉引述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数据,先进国如日本,高达89%的持卡人,会每个月还清卡债,反观我国每月全数还清卡债的比率约为35%至40%,并不太理想。

“卡盖卡”债务越滚越大

“部份背负卡债者,无法及时还清卡债,并透过循环信用(Revolving Credit)方式,以多张信用卡,“卡盖卡”方式,偿还卡债。这样的方式,只会把债务越滚越大。”

庄国辉补充,若真的无法一次过偿还卡债,每个月最低限度将偿还额度提高10%或以上,若只是偿还5%最低额度,利息依然在“滚大”,那等于无济于事。

“最理想的做法,就是参考信用卡的月结单,里面有提供资讯,告知欠贷者”

欠贷者也应该将所有的债务做成一个列表,并将债务利息写下,如此一来,欠贷就会了解,各项欠贷的利息,并优先偿还高利息的物品。若没有在最短时间内偿还债务,那么债务会逐渐增加,进而侵占个人的开支收入,并导致人们的储蓄“消失”。

“人没有储蓄,在正常情况下,并不会看到任何问题,可一旦突发状况发生时,就欲哭无泪了。”

债务重组高息优先

AKPK理财教育课程导师庄国辉博士建议,债务缠身者先将所有的债务列出来,并详细记录相关债务的利息,然后优先处理最高的利息债务。

“一般来说,信用卡利息最高,亦是合法途径中最容易获得贷款。”

基于信用卡债务的比例最高,因此庄国辉以卡债为例,拖欠卡债者,先自行向相关银行洽谈如何洽谈偿还,将债务利息减到最低。

庄国辉补充,如果谈判不成功,再由该机构出面与银行商谈。

“在AKPK出面洽商下,银行权衡轻重,避免贷款成为‘呆账’,多半会同意债务重组计划。”

转为固定债务易处理

庄国辉表示,信用卡年利率高达18%,与银行洽商后,将卡债转为固定债务,就能更容易处理。以5位数的卡债为例,将债务转为固定债务,除了利息可以调低到一定的幅度外,欠债者每个月缴还的贷款也有固定的期限。

“卡债每个月缴还最低额度,在‘利上加利’的局面下,卡债根本不知道何时可以还清,且欠债者没有看到明确的方向,就可能无法坚持还债了。”

庄国辉说,将卡债转为固定债务后,还贷者有了明确的期限,那么坚持还贷的毅力也会比较强烈。

免受赠品“诱惑”

不过,欠卡债者与银行洽商时,必须要有明确的目标,避免受到“诱惑”而作了不理智的决定。

理财师表示,过往曾经有客户与银行洽谈卡债时,一时被赠品“诱惑”,选择了不理想的利息。

“客户告知,与银行洽谈将卡债转换成固定债务过程中,客户原本可选择较低利息的配套,可当时银行建议客户选择较高的利息配套,并赠一台高价电视,结果客户在电视赠品‘诱惑’下,选择了较高的利息配套。”

理财师认为,客户做出上述选择,并不理智,毕竟电视贬值,且没有时间观赏,但一时糊涂而做错了决定。

“更睿智的做法,应该选择较低利息的债务配套,或直接要求银行将电视价格兑现至债务,以减低还款。”

薪资60%还贷不健康

庄国辉表示,储蓄率最低的要求,最起码是年收入的10%,一旦储蓄超过该比例,那么可以考虑把部份存款偿还债务,减轻负担。

另外,庄国辉也提醒,必须时刻注意偿还债务比率(Debt Service Ratio,简称DSR)。比例越高,代表可支配收入越少,储蓄肯定也低。

DSR方程式如下,将每月贷款除于每月收入再乘以百分比,就可得出相关比例。

假设一个人的收入为3000令吉,而每月贷款为900令吉,那么DSR为30%。银行在评估放贷时,亦是以DSR作为评估的标准之一,贷款者每个月的还贷上限为60%。

庄国辉提醒,部份人士在申请贷款时,每个月缴还薪水的60%,这并不健康。

“3000令吉的月薪,将1800令吉用于还贷,余下1200令吉,试问这笔钱足够生活吗?”

车贷缠身破产主因

庄国辉也表示,因汽车债务缠身而导致破产的人数,更是破产最主要的原因。

“不少人在购车时,总是会选购昂贵的汽车,不过,却没想到可负担能力,以致还不起债务,进而导致破产的局面。”

新闻:星洲日报/财经 | 文:谢汪潮· | 2018.03.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