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加紧严管,矿主出走来马寻矿工,疯挖比特幣春秋大梦?

Editor's Pick

比特幣,对於许多人而言,至今仍充满问號。但在投资者的眼中,却是一座高耸的金山。我国民眾正蜂拥加入淘金大军,但究竟这是一场淘金梦,还是一场春秋大梦?

 

一波巨浪正席捲而至,而我们並不知道,將会有多少人捲入海底。

作为总產量只有2100万枚的电子加密货幣,比特幣自2009年诞生的开始,就已註定將让大家为之疯狂。

截至2月23日为止,全球已產出1688万1200枚比特幣,距离比特幣总產量2100万枚,仅剩下411万8800枚仍待產出,这意味著9年以来,比特幣的总產量已达至80.39%。

根据统计,目前全球平均每天共產出1800枚比特幣,若以这样的速度计算,剩余的近20%比特幣最快將在未来6年半以內,悉数被开採完毕。

如果我们把虚擬的比特幣,想象成一枚枚的金幣,那么展现在视野的2100万枚堆积如山的金幣,譬如一座庞大而闪耀夺目的金山,眾人为之目眩神迷。

上山淘金的人多了,开採的难度也与日俱增,但四面八方的人马还是拿著铲子前来淘金,如今,我国正逐渐成为中国比特幣矿场公司的目標 。

「中国要监管比特幣挖矿活动,今年1月以来国內各地的监管越来越紧,很多矿场都『被停电』,再不出走,大家都无法活。」

来自中国深圳,现年34岁的陈先生告诉《东方日报》,目前全球逾80%的矿机都是由中国所生產,这意味著在比特幣挖矿活动上,中国的「算力」(比特幣术语,简单而言是指挖矿时计算机的运算能力,也可理解为產能)是全球最多,意味著目前全球超过8成的比特幣都是中国矿池生產。

「中国矿主要出走,马来西亚是最佳选择。这里(大马)的电费和国內(中国)很接近,电费便宜啊!而且华人多,矿主要找本地代理人,就容易得多了。」

一脸得意的他说道,中国矿主入驻大马,將为我国带来巨大经济效益,同时也將整合目前存在的小型矿场,聚集更多民眾投资成为矿工,带动整个大马比特幣產业链的发展。

中国已查禁

事实上,目前西马与东马,已开始有矿主在砂拉越古晋、沙巴亚庇、雪州、檳城与新山等地完成比特幣矿场建设,但这些矿场都相当隱秘。

只是这名陈先生没有提到的是,挖掘比特幣的耗电量所造成的能源消耗、环境破坏与加剧全球暖化问题,如果中国都要查禁挖矿活动,那么比特幣挖矿如果在我国兴盛起来,对於我国人民而言,究竟是带著善意,还是恶意而来?

这一波浪潮,如今正席捲而至,这一场淘金梦,看来没有人愿意醒来。

大型比特幣矿场在我国仍未明文监管,若引发诸如火患或爆窃,投资者利益无法获得保障。

百万投资 风险多大?

「就剩下400多万枚比特幣而已,你不挖,大把人挖。电费,我一样照给,又没有偷电。」

李伟光(30岁,化名)与几个友人在雪州加影一带租下一层店铺,耗资近百万令吉,买下接近50臺挖矿机日以继夜的挖矿,成为比特幣淘金大军之一。

他认为,儘管比特幣价格非常不稳定,但基於我国电费便宜,因此就算现有的矿机高耗电,最终像他那样的矿工,还是有利可图。

「这是一笔几乎没有风险的投资。我买下矿机,开启电源挖矿,然后几乎不用管理,只要找人看守,那台矿机,就算你在躺著睡觉,它还在帮你赚钱(挖矿)。」

只要在面子书上搜寻「挖矿」、「矿场」或「矿机」的字眼,你就可轻易找到买卖矿机、挖矿机託管等资讯,一台目前最受欢迎的中国製「蚂蚁矿机」(Antminer)最便宜的型號要价9800令吉(实际上在中国深圳仅卖9800人民幣,约6000令吉),最贵的型號更被炒卖至2万4000令吉。

李先生宣称,一台蚂蚁矿机每天可挖出近150令吉价值的比特幣,若使用更高效能的挖矿机,甚至每日可挖出最高2000令吉价值的比特幣,因此一般而言投资者只需要2至3个月就可回本,隨后就是在家摇脚赚钱。

然而,这样的说法却不是事实。因为挖矿的收益,並非仅仅取决於挖矿机的效率与电费成本的大小,其中最关键的是全网算力(也就是投入生產比特幣的矿机总运算能力)、挖矿难度以及比特幣价格都是充满波动並且无法准確预期。

这意味著,儘管有人在今天投资9800令吉购买一台挖矿机,但这台挖矿机的算力是固定的,挖矿难度与全网算力却不固定,未来更可能不断上涨,原本预期扣除固定的电费成本,投资者每日收益可达150令吉但却因为全网算力与难度增加,导致每日收益大幅减少,最终挖矿成本超过挖到一枚比特幣的价值后,就將亏本。

面子书出现大量声称可以低价投资且託管矿机的资讯,投资者应慎防避免坠入骗局。

眾筹投资是骗局 劝君小心

根据国家银行最新发佈的金融与消费者警示名单(1月17日),至少有12家公司或网站,使用比特幣为幌子,设立金钱游戏骗局,从中大量吸金。

比特幣价格在2017年12月18日,曾创下歷史新高达至1万9123美元(约7万4933令吉),在大批民眾纷纷投身成为矿工大军的情况下,同时有更多骗子与诈骗集团,纷纷成立公司,企图吸纳对比特幣没有正確认知的民眾投资。

隨著比特幣挖矿活动在我国越来越兴盛以后,记者发现如今已开始出现诈骗集团,以眾筹投资比特幣矿场为幌子,吸引民眾投资,更扬言每天至少可取得多少利息,但实际上却是非法集资的老鼠会,根本没有进行比特幣挖矿。

类似这样的骗局,如今正在社交媒体尤其是面子书广泛传播。《东方日报》从中也发现,有人在社交媒体上鼓吹民眾参与「眾筹」,宣称只需投资1万4000令吉,公司將代为购买一台S9型號蚂蚁矿机,再协助托管与挖矿,意味著投资者只需缴钱根本不需到矿场视察,就可以坐等收钱。而明显地,这又是另一种投资骗局。

目前,我国的比特幣交易仍没有任何明確法律条文出台以进行监管,而有关民眾与外资到我国进行集体挖矿活动,也没有任何政府单位设下任何监管条例,在完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意味著民眾在投资上若出现任何闪失,將不会得到任何法律保障。

耗电惊人 排碳破坏环境

也许你並不知道,全球比特幣挖矿活动在2017年所產生的耗电量,竟高达51.3兆瓦小时(Twh),相当於我国2015年一年电力消耗量141.2兆瓦小时的36.4%(国际能源机构2017年数据),更远超全球逾160个国家的一年电力消耗。

根据数码经济学人(Digiconomist)在2017年年底针对比特幣挖矿所產生的能源消耗分析显示,全球比特幣挖矿活动的耗电量正以每个月30%的惊人数字增长,若这样的增长在未来持续,而全球没有再增加任何发电设施,则最快將在2020年2月超越全球总电力消耗,也就是2万2383兆瓦小时。

不仅如此,比特幣挖矿时因电能消耗所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也是值得关注的问题。根据荷兰环境评估机构在2017年的一份报告显示,我国在2015年的年均二氧化碳排放量高达24万5371千顿,约占全球总排放量的0.68%,而比特幣全球年均碳排放高达2万5139千顿,约占我国年均碳排放的10.4%。

目前,我国比特幣矿工倾向租借店铺二楼单位充作矿场採矿,在越来越多人一窝蜂投入矿场挖矿情况,未来我国耗电量势必直线上升,甚至可能有人为了降低採矿成本,而出现冒险偷电的违法行为。

在缺乏明確法律监管之下,耗电量的猛增是否將导致电费涨价將是一项疑问。

基於投资者担心发生矿机偷窃事件,往往会將矿场隱匿,这些矿场是否有採取足够防火措施?又应该如何监管与预防高耗电量矿场可能引发的火患事件?至今仍没有任何官方答案。

只是,你是否愿意邻居的家,其实是一间佈满数十台矿机的比特幣矿场?

中国矿机大举进入我国销售,部分热门矿机更被炒卖,更曾发生窃贼偷盗矿机事件。

投资比特幣或挖矿的5大风险

1. 比特幣骗局层出不穷

诈骗集团看准大部分投资者对於比特幣缺乏清晰概念,而將比特幣概念套用在金钱游戏中,从而轻易大举吸进。另有诈骗集团以开设託管矿机的矿场为名,要求民眾出钱投资,但实际上相关矿场其实根本不存在。

2. 价格持续波动

隨著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在2017年年底推出比特幣期货,比特幣价格就开始面对剧烈波动。这当中的原因,包括投资者较容易押注价格下跌,而散户的投资情绪极容易受影响,因此比特幣价格在过去6个月以来,从最高近2万美元至最低6900多美元波动,过程犹如过山车。

3. 骇客攻击

自比特幣开始盛行以来,骇客从未曾放弃攻击比特幣交易平台。过去多个国际比特幣交易平台,均曾发生过遭遇骇客入侵而暂停交易或直接关闭,最后投资者被逼自负盈亏,血本无归。

4. 政府监管

越来越多国家对於比特幣採取监管態度。最近刚刚出台表態监管的就包括中国与韩国,部分国家例如美国与日本的监管条例,反而刺激投资者信心,但若过度限制如中国与韩国,反而造成比特幣价格下跌。

5. 比特幣遭其他虚擬货幣取代

比特幣作为一种加密虚擬货幣,本身其实並不完美。而其区块链的应用如今也逐渐面对其他虚擬货幣的挑战,譬如以太幣。一旦以太幣或其他虚擬幣逐渐流行,比特幣的价格將受剧烈波动,而事实上比特幣至今无法在大型国际企业流通,价格波动就是其中最大因素。

新闻:诗华日报 | 2018年3月5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