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理財有方擁3兆儲備,專家促大馬向鄰國學習

Editor's Pick

新馬雖曾是一家,可如今我國政府在財政管理方面顯然遠不及新加坡。在該國已累積超過1兆新元(約2.96兆令吉)儲備之際,我國仍負債超過6870億令吉!故專家籲:“向新加坡學習!”

 

不論是在“最好的時代”還是“最壞的時代”,我國政府的支出都遠遠大于收入,20年下來最終累積超過6870億令吉的債務。相比之下,鄰國新加坡則通過累積預算盈余(budget surplus) 、精明投資和備戰基金(war chest),據悉積攢了超過1兆新元儲備。

新加坡據悉已累積超過1兆新元儲備金。(彭博社)

根據新加坡政府數據,當地政府從2000年開始在每年的預算中實現淨投資回酬貢獻(Net Investment Returns Contribution,簡稱NIRC)。除了來自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淡馬錫控股和金管局(MAS)的50%貢獻之外,其余50%為過去數年來累積儲備的淨投資收入和剩余的淨資產,是該國每年財政預算的最大貢獻來源。

嚴規把關免政府揮霍過度

截至去年,新加坡的NIRC已大增至146.1億新元(約433億令吉),比較2000年僅22.9億新元(約68億令吉,佔該國GDP的1.4%)。今年預計攀上史上最高點,達到158.5億新元(約470億令吉,佔該國GDP的3.4%),可支持當地政府約20%的開銷。

馬銀行金英集團(Maybank Kim Eng)首席經濟學家蔡鶴賓(譯音)向財經周刊《The Edge》 指出,新加坡有一套嚴格的財政管理條規,用于避免政府過分支出。

“首先,新加坡絕不允許每屆政府財政預算出現赤字。其次,所有脫售土地所得必須留作儲備供日后投資用途,以生產更多收入;第三,最多可取儲備中投資所得回酬的一半充作政府開銷,余下回酬將作為儲備金,並供日后再投資用途。”

大馬財政20年持續現赤字

相比鄰國新加坡,我國財政已長達20年出現赤字,自然沒有足夠儲備可供投資,自然就無法從中生產淨投資回酬貢獻。同時,蔡鶴賓認為,與新加坡相比,我國政府投資臂膀國庫控股每年派發給政府的股息,份量也無足掛齒。

根據官方數據,國庫控股在2017年派發給政府的股息為10億令吉、國行派25億令吉,分別在2016年和2017年派發160億令吉股息的馬石油(Petronas)今年則承諾派發190億令吉。

蔡鶴賓認為,有個策略性的方法是將馬石油的部分股息留作國家主權財富基金,累積下來可供日后投資于除油氣領域以外的其他資產。

“大馬經濟周期通常受油價和令吉波動所牽動,預留儲備金的目的是讓政府在經濟崩壞時得以應急。所以,將石油收益和儲備金再注入油氣領域和國內資產只會大大提高國家在經濟衰退時遭殃的機率。”

“因此,對我國政府而言,最理想的財政儲備政策是(投資在)不與國家經濟、油價、令吉或股市週期掛勾(的領域)。這是應對危機的保險做法。”

 

新闻:中国报 | 吉隆坡4日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