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中国富二代【生而不凡】,海外求学生涯及国外荒诞淫乱生活

Editor's Pick

走近中国海外“富二代” — 生而不凡

近年中国富豪移民人数居全球第二,百万富豪高达九千人。在过去十四年里,中国大概有9万个富豪移民。移民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新移民的后代在国外的生活更是引人关注。他们家境殷实,衣食无忧,被称为为“富二代”。但在物质需求满足过剩的情况下,他们精神生活是否同样富足呢?他们有怎样的价值观和人生追求呢?本期的《逐梦彼岸-中国新移民》带您走入海外“富二代“的生活。

 

图:路潞,高中生

学渣到学霸的蜕变

路潞来自深圳,四年前移民美国,目前就读于波士顿剑桥文理中学。这所学校是她自己选择的,她最看重的是单人间宿舍。学校位于波士顿郊区,离市区一个小时车程。

路潞的父亲在深圳经营电子行业的公司,妈妈在银行工作。父母白手起家,在路潞小时候对她疏于照顾,将她寄养到爷爷奶奶家。路潞从小和父母就比较疏离。

路潞一度和家人关系紧张。而远在中国的父母对女儿的关心方式也只是“打钱,然后打钱发红包,就这个样子的。”

“(我和我爸)就在微信电话里面吵了两个多小时,然后就关系崩了。关系崩了之后我爸就开始断我生活费,断了两个月。”

和很多“富二代”一样,路潞生活奢侈,出手阔绰。路潞和同学周末会去波士顿最繁华的高档购物区——保诚中心购物。买衣服包包要买贵的,“一万以下的衣服不穿”,“什么限量什么贵穿什么”。对于路潞的高消费,父母也并未多加干预。

“周末大家就撒欢地玩去了。出去吃饭,进城去玩,出去打游戏,出去买东西,打麻将,打牌,直接就在家里睡一天。可潇洒了你知道吗?最奢侈的就是包派对车出去,派对车跟我们跟一天,我们说哪就去哪。很长能坐16个人,就非常奢侈。”

 

“最多的时候,就不算双肩包,就光算斜背包和那种手包,30来个是得有的。”

但渐渐的,路潞认识到父母挣钱的不易,也开始自己做代购,做责任编辑挣零花钱。路潞所在的学校大概有35%的学生是中国人,一个中国学生的学费加上住宿费,一学年大约是6万美金。

“我爸妈这一代就是努力了这么半辈子了,我不可能都败在我年纪正好青春的时候,万一我中年的时候,我刚好把它给败完了。”

路潞说自己并不爱学习,“只要胆子大 天天都是假”,她曾经因为缺勤过多被学校退学。有了在洛杉矶被退学的经历,路潞来到波士顿之后对待学习再也不敢怠慢。

美国的高中也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轻松,任务多压力大,书本加起来几十斤重都能砸死人。就算如此,路潞还是取得了几乎全A的成绩。她和父母的关系也逐渐缓和。长大之后,她也更能明白家人的责任和担忧。

对于未来,她希望能在波士顿大学学法学,以后进入哈佛法学院深造。

从刚来美国无心学业,给父母添麻烦的学渣,到全A学霸,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富二代”女孩的成长与蜕变。

 

图:Rudy,大学生,游戏公司老板

为“富二代”正名的游戏奇才

清晨6点,22岁的Rudy匆匆出门赶往洛杉矶机场,这个中国游戏业亿万富翁的儿子,即将飞往中国杭州,为他刚刚迁回国内的公司招聘新员工。

从一个醉生梦死的浪子到开办“生而不凡”俱乐部,尽享奢华;再到一朝幡然醒悟,休学创业,创办手游开发公司。他玩过别人所不能玩,也做过别人所不敢做,这样一个有想法有胆识的年轻人,几乎刷新了我们对“富二代”的认知,为“富二代”的形象正名。

“富二代,很多人会认为,是说在否定自己的能力,而更去说,强调你父辈的能力。那我认为这个并不是一个贬义词,我认为我们作为有独特优势的人,应该去想,是怎样利用我们所有的优势,而去创造更多的价值,负担更多的责任。”——Rudy

在洛杉矶的纽波特海滩,Rudy独自一人住在五百多平米的豪宅里。这个出生于中国苏州的男孩,自幼家境优渥,在世纪初那场席卷中国的互联网创业浪潮中,他的父母不失时机地投身于网络棋牌游戏行业,财富迅速地积累起来。代价是他们的儿子渡过了一个孤独的童年。

Rudy说,他小时候不太注重这种物质上的东西,反而就更是觉得希望父母陪在身边更好。作为一个中国游戏业亿万富翁的儿子,Rudy只能通过不断用折腾来反抗父母的忽视。

去年,Rudy在洛杉矶成立了自己的虚拟现实游戏公司,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南加州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四年级学生。而在更早的2014年,让他在全美华人圈红极一时的,则是由他一手催生的 “生而不凡”俱乐部。

14岁的时候,Rudy被父母送到美国。从高中到大学,他衣食无忧,学业也有长足进步,却始终感到难以融入美国的主流文化和社交圈。2012年考入南加州大学后,他的自尊心更是遭到了来自校内“兄弟会”的挑战。

在南加州大学读书期间,他创办“生而不凡”俱乐部,对抗对华人学生有歧视的,欧美学生主办的“兄弟会”。

Rudy说,他创办“生而不凡”是为了让华人也能享受属于美国人的特权。加入“生而不凡”,你将不需要等待被接受,因为,你可以买下这一切。

作为每年两万美元高昂会费的回报,Rudy曾组织会员租私人飞机到拉斯维加斯狂欢,在好莱坞山租别墅,并炫耀各自的豪车,以及参加无穷无尽的派对。但浮夸的生活给这些“官二代”“富二代”带来的却是无尽的空虚和疲惫。Rudy决定退出“生而不凡”,开始创业。

 

“所以我并不想变成那样,而且我们看到了,说作为这一代人,其实有更多的一个出路。就是说,花在娱乐花在购物上的这些钱,其实很大一部分可以用于创造更多的价值。”

经营公司让这个昔日浪子改头换面。眼下 Rudy的野心是以一款研发中的结合虚拟现实,视频直播,网游和社交的手游产品进军中国市场。而杭州,将成为他梦想起飞的地方。

 

图:小可,高中生

美女学霸“富二代”

小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与上面两位富二代的经历不同的是,她没有经历过极度叛逆和奢华的生活,而是一直是个勤奋上进的美女学霸。这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年轻女孩,学习击剑,热心公益,让我们看到了“富二代”的新形象。

 

 

小可就读的学校Hockaday被誉为全美顶尖私立女子学校之一,美国总统布什家族三位女性都毕业于此。在此生活9年的小可即将毕业。她为毕业典礼挑选着礼服和花冠,妈妈也专程从北京赶来参加典礼。

刚来美国时,小可完全不适应。完全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老师,陌生的语言,对于一个孩子困难程度可想而知。但她并未向父母抱怨,而是选择咬牙坚持。

“打电话的时候就说很好啊,我们很好啊,很开心啊。经常哭是后来走过了这一段了以后,小可也有就很伤心地跟我说,说那段时间其实是很孤独、寂寞的,经常想妈妈。”

小可学习相当刻苦,用她的话说,“每一个人都是非常非常努力,每一天都感觉像在打仗一样。”后来腰受伤了,她“有半年上课一直跪在地上的,因为根本坐不了。”

对于孩子如此辛苦地学习,小可妈妈说:“我从来不担心孩子辛苦啊,吃苦啊。如果你要成为这个社会的精英,一定是要付出这样的一个努力和强度的。身体上的一些损伤,给予及时的治疗就可以了,每年都去做体检。”

 

在妈妈严厉的要求下,小可也越发优秀。她练习击剑,教练Hoss评价她是自己教过的最有价值的击剑手。她跑步锻炼忍耐度,从5分钟,10分钟,到30分钟。“慢慢的就是忍耐度越来越好这样。做什么事情都会有恒心一点。”

不同于挥霍无度的“富二代”,小可并不太稀罕奢华的享受。她热心公益事业。在当地,她持续到一间养老院做志愿者,坚持了四年。在美国阵亡将士纪念日来临之际,小可特意买了卡片,写下对军人的祝福,寄给他们。她还曾到秘鲁帮助小镇居民挖水渠、建图书馆;在北京的一所听障学校当助教,小可每天要用很大的声音说话,一天工作六小时;迎接西藏孤儿来北京参观,她和姐姐四处筹款。小可希望把慈善当成自己的终身事业

妈妈:她每天陪孩子在北京走十几个小时,吃饭的时候她也不敢吃太多,因为她害怕点的这些菜不够孩子们吃。如果她愿意去做义工的话,那我就免费供你去做义工,也算我间接做了义工。

对于“富二代”,小可有自己的定义:就算你是富二代,那也无所谓,你可以是不同的人,你可以做的事情有可能比其他人可能做的要更多,我觉得其实这种名词我自己不是很在乎。。。

【视频】

 

 

本文部分内容和图片来自于受访对象,所有内容均得到受访人授权公开。
编辑:廖诗慧 胡远蓉 豆子
声明:本文由入责编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网媒立场。
新闻:中国搜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