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鹤年回忆录】郭鹤年:大马行业如“浅塘”难深潜

Editor's Pick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9日讯)出生于1923年的郭鹤年形容,大马行业宛如“浅塘”,“鱼儿”(商家)无法深入水底,只能不断在浅水里探索。

“一旦试图潜水,我会撞到这个人工池塘的水泥底,因此我只能一直在侧面游泳。但只有如吞拿鱼深潜的鱼儿,才能在水中世界绽放异彩。”

他指出,出生当年大马只有300万人口,直至独立当年增至1000万。“这样的数量对于这个年轻国家而言,固然是一大福音。但试想,在一个小国,你可以享有多少市场?”

他以自身业务在本地市场比对,开始经营面粉厂后,市场就瞬间饱和,他必须横向移动,寻找下一个目标。

“所以我们开了饲料厂,在达到极限时,利用生产饲料之优势开拓植物油业务。”

“假使我可以深入潜水,我可能不必花费精力侧游——但在这里,唯一的选择是横向扩张,而我能做的,只是比别人更快地游。”

 

羡慕印尼市场“水深鱼多”

“但如果我有幸在印尼成长,我想我会采取不同的做法。”

提及印尼市场,郭鹤年难掩歆钦羡,他渴望在这样的池塘深游,因为这里“水很深”、“鱼很多”。

“无论我涉及什么领域,只要拥有印尼市场,我想业务都会持续三代;我很羡慕印尼的商人,虽然当时在Bogasari面厂已有我的一席之地,但我渴望更多。”

他在印尼华裔商家詹哲.林,也是后来的亚尼.哈延多(Yani Haryanto)引荐下接触印尼前总统苏哈多。他盛赞苏哈多是一名知识渊博的领导者,彼此就糖业、米饭、航运和木材业等进行讨论。

遗憾的是,当企业的肮脏本质显现时,信任的泡泡遂一戳即破。当他和亚尼的合作出现分歧时,伙伴关系也宣告破裂。

随后,郭鹤年在当地开设一间印尼糖厂(Gunung Madu Plantation),在初始就发生不愉快的暴动,一些员工声称被来自大马的华人欺负,引发当地军队指挥官介入,无论如何解释,对方还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随后他们派遣一名马来经理与对方谈判,最后以军官挥拳相向并大声怒骂下结束。这起意外也为黑色五月暴动,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增添浓墨的一笔。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 | 2017.12.09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