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起,增援助金,这做法对吗?

Editor's Pick

 第二财政部长佐哈里在国会回应国会议员谘询时表示,国际原油价上涨,令政府收入增加,可能考虑增加派发一个大马援助金。

 

这个决定乍听之下十分合理,生活费高涨,政府体恤人民,增加援助金派发当然可以减轻人民负担。

但我们都知道有资格领取一个大马援助金的,大部份都是低收入群体。

 

 

虽然中等收入群体也同样受到高居不下生活费困扰,但从来都没有获得政府丝毫的直接津贴。 政府定义的低收入群体(B40)的家庭月收入少于3860令吉,但根据国家统计局资料显示,各州人民的生活水平都不同,以吉隆坡为例家庭收入少于5344令吉,就是属于B40。

 

这些看似收入尚可,但是面对生活费负担一点也不比在乡区生活的民众来得轻松,但他们却从来没有获得政府任何补助。政府虽然在2018年预算案宣布所得税减免2%,但平均下来每个月也只能获得数十令吉税务回扣而已,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在吉隆坡如果家庭收入只有5344令吉,你就属于贫穷一族,别说买房子,连日常生活各项消费都必须精打细算才能勉强的过日子。 当然城市贫穷并不只是我国面对的问题,邻国泰国、印尼等同样也面对贫富严重加剧问题。 日前一位经济学家参与电视台的清谈节目时就表示,穷人贫穷不是他们懒惰,而是周遭机会不公。导致了贫穷世袭。

 

 

他说:以前玛拉学院8成以上的学生都是来自乡区和背景较为弱势的学生,现在来自城市和富裕家庭的学生已经大大增加接近一半,这说明政府栽培乡区背景学生政策,已经失灵。

 

话说回来,直接派发津贴是最好的扶贫手段吗?社会学家曾经做过一个实验,让一群教育背景良好学生挨饿,发现他们无论是想像力和对新事物的关注程度都大大减低,他们只能专注于眼前的食物,无法做出长远规划。

 

贫穷最可怕的,不只是让人资源匮乏,而是侵蚀人的思考,使他们陷入一个恶性循环无法走出来。

 

政府对弱势群体派出的现金,绝大部份都用来打牙祭或购置一些非必需品,这样津贴无法真正改变人民的生活。

 

与其派出数百亿令吉用于短期救济,政府更应该把钱花在刀口上,审视个别地区问题,改善当地基建,提供平台让人民得以谋生,这才是真正改善人民的生活之道。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

作者:傅文耀 | 财经记者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