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该醒了!2020年高收入国恐成泡影?

Editor's Pick

“除非经济增长双位数,才有可能出现奇迹。”

统计局首席统计师莫哈末乌兹尔说,只要国人勤劳,国内还是有很多增加收入的机会,例如农业及畜牧业存在许多商机。这实在是说笑了,即使如何勤奋,平均收入也不可能暴增52%,因为在营运成本走高的恶劣商业环境下,许多公司的利润下跌,雇主不会为员工大幅度加薪。

 

根据马来西亚统计局公布的最新统计报告,2016年大马家庭平均月收入是6958令吉,距离2020年高收入国目标1万540令吉还差3582令吉。由此看来,所谓的高收入国是不可能实现的。

 

以2014年至2016年的3年数据来看,2014年的家庭平均收入是6141令吉,到2016年增加了817令吉,现在距离2020年只剩下2年多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增加3582令吉的收入。

 

针对家庭平均收入与目标还有一段距离,统计局首席统计师莫哈末乌兹尔说,只要国人勤劳,国内还是有很多增加收入的机会,例如农业及畜牧业存在许多商机。

 

这实在是说笑了,即使如何勤奋,平均收入也不可能暴增52%,因为在营运成本走高的恶劣商业环境下,许多公司的利润下跌,雇主不会为员工大幅度加薪。 况且,现在国家经济已是强弩之末。不错,世界银行是上调大马经济增长目标至5.2%,不过却估计2018和2019年增长率将减速至5%和4.8%。

 

除非经济增长双位数,才有可能出现奇迹。

 

事实上,家庭平均月入6958令吉的数据有点虚。譬如,2016年家庭收入按年增长6.2%,但扣除3%的通货膨胀率,实际只增长3%。

 

若以购买力来计算,也是只降不升,因为2014年1美元兑3.20令吉,2016年12月跌至4.46令吉;平均收入是增加了13%,币值却下跌逾30%。

 

 

许多进口货在两年前是100令吉,现在可能涨价逾20令吉,马币贬值损害购买力,也抵销收入的提高。

 

而且,大马家庭的开支也上涨,2016年大马人平均每月花费4033令吉,2014年则为3578令吉,同比增长6.0%,这显示生活费高涨。

 

此外,薪金的上涨也有揠苗助长之嫌。政府在2014年开始实施最低薪金制,西马每月最低薪金900令吉,东马800令吉;2016年7月1日,西马调高至1000令吉,东马920令吉。最低薪金明年7月会再调高,大马职工总会希望一举增至1800令吉或增加80%。

 

在2012年,首相纳吉为140万名公务员加薪7%至13%;2016年7月,160万名公务员再获调薪,最低薪金为1200令吉。

 

不过,薪水是加了,生产力却没有相应提高,副首相日前还向私人界喊话,希望私人界的薪金制向公共领域看齐,否则对私人界而言会是一种耻辱。不要忘了,是人民奉献税款,公务员才能够享有那么好的福利,现在市道如此差,私人界怎么可能学政府那样,不理后果大幅加薪,雇主必须自负盈亏。

 

在高房价面前,大马人的收入也很羞涩。国家银行创立的房屋观察网指出,整体房贷批准率高达70%,居民买不起屋子的问题在于负担不起房价。尽管如此,大马的房价仍然比许多国家便宜,马来西亚的中间房屋价格是中等家庭年收入的4.4倍,香港是19倍,北京则是14.5倍。

 

上述种种问题已经告诉高官,强求达致高收入国是不实际的,只是画饼充饥,政府应该先搞好民生经济。

 

 

星洲日报 , 作者:林瑞源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