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讓馬來人依賴成性!阿茲哈促檢讨土著特權含義》

Editor's Pick

别讓馬來人依賴成性!阿茲哈促檢讨土著特權含義。

(吉隆坡31日訊)網絡紅人兼時評人阿茲哈哈倫律師重申,他并沒有要求廢除憲法第153條文,而是認爲需重新思考條文裏闡明“君王視爲合理”等字眼的定義。

“爲何我們不能設立一個委員會,以探讨相關條文所闡述所謂的合理度?”

聯邦憲法第153條文闡明,國家元首有責任維護馬來人及沙砂土著的特殊地位,以及其他族群的利益;該條文是公務員、獎學金及國民教育中馬來人固打的法律根據。

具體來說,憲法第153條文所涵蓋的是賦予最高元首的權力:在陛下認爲“合理的情況”之下,陛下有權确保公共服務、高等教育機構保留名額給馬來人與東馬土著。

早前,針對新經濟政策所鎖定的土著财富比例目标,阿茲哈要求探讨在2017年什麽目标才是合理的,然而此番言論讓人們誤以爲他想廢除第153條文。

“我沒說過要廢除相關條文,我隻是認爲那是一個具伸縮性的條文,因要如何斷定所謂的合理性。”

“所謂的‘君王視爲合理’,想必沒人能了解何謂‘合理’。”

“人民都誤解我試圖建議廢除該條文,但其實我僅要表達,在70年代的合理性,帶來2017年或可能不再合理,爲何我們不能探讨相關課題呢?”

阿茲哈接受《M中文網》訪問時說,1971年推介的新經濟政策,就因爲讓馬來社群和領導人産生所謂的“權利感”和“依賴性”,而成爲一個燙手山芋。

“無論你做何些事,擁有權力感的群體就會指責你試圖幹預,而依賴的群體則認爲你試圖奪走他們所擁有的東西。”

“所以我們隻能把問題掃在地毯下,但别忘了,總有一天該地毯也會崩壞的。”

他坦言,現在的馬來人逐漸保守,就如馬來運動選手得獎牌時,人們只關注選手沒有完全遮蔽身體的服裝。

他說,那是因爲現今人們都在有意識或無意識的情形下,把重心轉向宗教信仰。

“在70年代的社會曾是非常開放的,我們也擁有開放的教育,然而我們突然轉向更伊斯蘭,就如在更改街名或服裝上,都強調宗教元素,我們所接受的資訊也逐漸趨向宗教式,這已成爲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